迫死

荣誉羞辱着我,因为我背地里渴求它。

宙斯只给他十日

WonderSteve 第一次写这种文风,不好我也不知道。。可能ooc

宙斯只给了他十日

第一日晚上的月儿还没升起,本应死去的飞行员恍恍惚惚听到有人呼唤。他费力睁开眼,才发现原来是宙斯在说给他十天。

第一日飞行员变成了一只小船,他的女神乘着他向远方前进。有力的手指微弱地敲击着船木,像极了那天雪夜查理唱的那首歌。飞行员摇晃着船身想说什么,却只能发出咚咚的噪音。最后女神孤独地叹息了一声,从未达到彼岸的小船上走下,落入了深沉的海水中。

飞行员没能等到女神再次回来。

第二日飞行员变成了一个镜框。他是众多同类中最普通的一个,黑黑的看起来又老又土。但女神从他身边经过时却将他温柔地托在掌心,唇角缓缓地擦过他人工制造的身躯;可她并没有戴他,也没有将他买走。

女神对他微微一笑,然后消失在了人群中。

第三日飞行员变成了一个冰淇淋,小贩将他制作出来的时候甚至为他点缀了好看的巧克力花边。可过往的行人都行色匆匆,少有人注意到这里。即使这样,飞行员还是轻易的在人群中找到了他的女神。但眉目不再明媚的她却只是瞟了他一眼,便如同被刺到眼睛一般收回了视线,又转身离去了。

好吧。飞行员想,也许她只是今天不想吃冰淇淋?

第四日飞行员变成了女神的真言套索,女神腰间的触感让人心猿意马,拂过他身上的手指仿佛跃动的蝴蝶。可女神上战场的时候没有用他,连拷问敌人也不肯用他。

飞行员在困惑中迎来了第五日。

第五日飞行员变成了一个蓝色的玻璃球,透明又深邃的样子格外好看。他看到他的女神时他正在被一群孩子弹来弹去。女神在巷口停了下来,第一次的没有离开,而是将他要了下来。

女神看着他,像看着某个人的眼睛。

第六日飞行员变成了一张照片。他在黑暗中等待了很久,却没有等到他的女神。他想伸手摸摸照片上女神的脸,但他只是被压在书里的一张照片罢了。

飞行员开始害怕。

第七日飞行员变成了他送给女神的手表,他过来时女神正盯着他看。而他被裱在一个木质的盒子里,垫着柔软的垫子,也与女神牢牢地对视。

不久女神就将他放到了抽屉里,可他还在想象中继续描摹她完美的面容。

第八日飞行员变成了一句话,他要拼起老命来才能保证他不就这么消散在空气中。他穿过骨碌碌转的车轮,穿过妇女晾晒的花衣服,穿过人与人之间的高谈阔论——然后他终于找到他的女神,能在她耳边悄悄把自己放进去。

“我爱你。”飞行员记得那话是这样说的。

第九日飞行员变成了一滴泪水,温热地在女神的眼眶中打转。女神带着他,理好真言套索,将表、玻璃球、镜框拿好,又去街边买了一个冰淇淋,跑到了第一日被她遗弃的小船上。然后她再也忍不住泪水,像个孩子一般哭了一天。

飞行员希望女神不要再哭了。毕竟他打到船板上可是很疼的呢。

第十日飞行员变成了女神梦中的人物。女神在梦中的天堂岛的沙滩上坐着,呆呆地望着湛蓝的天空。飞行员知道她在期待什么。

可他只是站在她的背后。听她啜泣着说,我也爱你。

日升月落,飞行员的十日已经耗尽。他又回到了浑浑噩噩的状态,可他还记得看到宙斯时,要请求他让女神永久的忘记他。

评论(26)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