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你是不是要我把内脏呕给你看,你才相信我?

如果燕哥是个爱哭鬼(我燕)

如果燕哥是个爱哭鬼,只是用真气把眼泪蒸干

私设,ooc预警,是甜饼w 

单纯的体质梗,我相信燕哥是个很坚强的人。我听记燕南飞的歌唱敬他无情无泪……于是作了以下的文章
1
燕南飞喜欢结识江湖人士,所以他才会在帮孔雀取铸剑水的路上在路边的茶摊停留。但让他停下脚步的不仅是对桌上气度不凡的白衣男人,还有一种莫名紧迫的宿命之感。他从远处走近,将目光从男人飞扬的眉角下移到那双淡漠无情的眸子中,隔了一会才发现这人不仅是一身白衣,连头发也是尽白的。

“在下燕南飞,兄台可介意同桌?”

那白衣人微微抬首,低垂的眼眉却未曾往他身上飘摇移转。

“请坐。”

燕南飞心下却是徒然一松。他想到近日逐渐声名鹊起的蔷薇剑,禁不住嘴角带笑,开始与这人热切地攀谈起来——他本并非如此健谈的人,可这是正派人士蔷薇剑的一个面具,有些时候为了避免麻烦他便不得不这么做。

但现在,他其实只是觉得白衣人周身的气息太过平静,忍不住像小孩子炫耀自己喜爱的东西一样,想让那人感到惊讶,以证明自己的特殊。

“……你的剑,出自铸神谷。”白衣人轻描淡写地晃了晃手中的清酒,“你练剑的年纪,不会早于十五岁。”

可最终感到讶异甚至于惊慌的人,却是想炫耀的小孩本人。燕南飞紧握起手中的蔷薇剑,身形竟有些颤抖;这时他想了很多:比如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杀了他会不会引来大麻烦,自己对上这不知深浅的人又有几分胜算……

更重要的是——

“你习其他剑法,终难有所成。你不如学心剑……”白衣人一顿,不显眼地眨了眨眼睛:“你哭了?”

“我没有!”燕南飞抖着声线矢口否认,用来蒸发眼泪的真气却被刺激的差点戳瞎他的眼睛。他努力的控制着呼吸,却适得其反,呼出的气体哽在喉口,竟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我可以教给你控制气息的方法,”公子羽看着脸色憋的通红的燕南飞,知道对方已经恼羞成怒,动了杀意:“你真的不好奇心剑?”

然而白衣公子心里想的却是:

哎呀,炸毛了。

2
燕南飞从小就有这个毛病。

体质这种东西,不是你不要就可以的。他也尝试过很多方法止住泪水,但全都无疾而终;最后他有能力了,才艰难发现一种能让他像常人一般言谈的的方式——运用真气。开始很难,他没敢往眼睛上试,只是在手上滴水锻炼这个能力。若有人能摘下他的手套,会发现他的手上全是一些大大小小的伤痕;即便如此,他运用到眼泪上时,仍是伤了眼睛:比如说至今不能放松的眉头,至今不能轻易分辨清淡的色彩。

这不能放松的眉头成了蔷薇剑燕南飞严肃的标志,不能看清的颜色却鲜少有人得知。

更少有人知道,黑夜会让他放松,因为暗色的光线不会让他的眼睛很疲惫。

“少侠,请来殿前一叙!”

燕南飞也从来没有爱过什么人,他更不懂那是什么感觉。有时他会羡慕大街上为女子打伞的男人,可更多时候他将其视为无物。

直到他遇到了少侠。那少年一身真武服侍,背后背了个大大的剑匣,清秀的脸上带着好奇和仰慕之情。少年的嗓音还带着刚过变声期的丝丝沙哑,却又清亮而活力。

“你且听好: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佛头下是炊烟袅袅的九华,佛头上是被洒满一片辉煌的俩人。燕南飞心中突然就出现一丝悸动,他急切地想去看那少年的表情、想去听那少年的声音,可他不敢。他不敢回头,因为这次他不愿再用真气蒸发眼中的泪水;他不敢回头,因为他怕再一回头,就看不清前行的路了。

“燕大哥……”

燕南飞知道,他不是用轻功飞走的,而是狼狈地仓皇而逃。

3
孔雀是为数不多知道燕南飞这个毛病的人。

“燕子,”孔雀上前拍了拍呼吸急促、打着抽噎的男人的肩:“我在呢。”

“小麻雀,我、我这样是不是,很丢脸?”

“怕什么,傅红雪还是个瘸子呢!”孔雀挑眉:
“你这是真性情。”

“你这……”燕南飞笑着哽了一声,年轻的铸将立即拧了下眉,轻轻地顺着肩膀拍了拍男人的脊背。可男人却说:“行了,我没事了。”

不过一会的时间燕南飞又走了。

孔雀低头看着他坐过的位置发了好一会呆。

“燕子,这是你第一百三十一次对我动杀意……”

可你却还是没有杀我。

4

燕南飞带着青铜面具。谁也看不到他哭,谁也看不到他笑,仿佛高高在上的神,掌握万物生死。

“燕大哥,你究竟是不是我的燕大哥?”

少年用哭腔喊着。

泪水从面具的缝隙里逃出来,沾湿了衣服的领子。燕南飞脑子是一片思索的空白,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始用真气蒸掉泪水。

“燕大哥,别走。”少侠猛地拉住了燕南飞的衣袖:“我知道你就是燕大哥,只有燕大哥才会把真气用到眼睛上!燕大哥,你回头,你看看我,看看我……”

燕南飞浑身颤抖不止。

少侠穿的是他们初遇时的衣服。

5

可燕南飞还是走了。

少侠跟着傅红雪来到化清寺,想着那天也和今天一样,下着雨,黑着天。只是不知道,今天会不会也跟那天一样有人死?

那是惊天动地的一战。

这对武道很有好处,可少侠却烦闷不堪。大雨倾盆而泄,像是哭,像是哀悼,像是不甘。少侠一开始就知道燕南飞会输,他非得那么凶恶不可:因为他希望能激怒傅红雪,以求死在他的手里。

到了这分地步,连木头都明白他的所欲所求。更不况傅红雪了。

“跟我回神刀疗伤!”

“……我自己的路,”燕南飞别过头,以为雨水能冲走他的泪水:“我自己走!”

他不敢看不远处的少侠一眼。

他不能拖累朋友……和少侠。

“……”但他还是没憋过气,忍不住喊了一声:“放开我!”

“我不!”少侠不要脸地抱着燕南飞的腰,不远处的傅红雪很想把少侠从男人身上撕下来:“燕大哥去哪,我就去哪!”

“你……!咳咳!”燕南飞气的说不出话。

少侠趁机强吻了燕南飞。

藏起来的白云轩因为这一吻泄露了气息,正好赶上不知为何十分烦躁的傅红雪,被一刀毙命。

不知为何青龙会的人再未来追杀。

少侠和燕南飞达成了he结局,俩人成功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