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你是不是要我把内脏呕给你看,你才相信我?

我燕 剧情向

有一点点的虐吧……其实也不全和剧情一样,少侠的反应什么的不同啦

然后就是,比较短……

最后表达一下对 @白血重生 伯牙的爱意,么么哒伯牙牙!爱你❤

正文

心比身体快,身体又比想法快。

他忘了那是朝霞还是晚霞了。只记得一片黄澄澄的普照下,男人紧颦的眉峰、张合嗡动的薄唇和他并不明白的诗,还有令初入江湖的他感到深深震撼的高大古佛。九华风光使人沉醉,他睁大眼睛,伸出手轻易地抓住了被风从下面送上来的的粉色花瓣——偷偷转头,却撞入了一双被染成暖色的澄澈眸子里。

燕南飞笑了。笑声从男人的胸口振动,振的他的心口也微微一麻。他忍不住想说什么,可最终这股欲望却化作一股热流涌上脸颊,眼眶也泛起了红晕。

他觉得懦弱,燕南飞却拿手拍他的肩,与他在佛头上谈了一夜的江湖趣闻。

情一旦所起,便一发不可收拾。

他说杭州风光秀丽,若在此处埋骨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初出门派便听到了燕南飞带着惆怅的叹息。他皱了皱眉,抬头看了看突然间乌云密布的天空,忍不住又笑道虽然燕大哥喜欢杭州,可杭州一听他要埋骨此地却吓的变了脸呢。

燕南飞紧了紧手上的蔷薇剑。

骤雨来了。

他不忍地看着男人在雨水下苍白的脸色。可燕南飞还是笔直的站着,任凭风大雨大……也不知道是谁值得他如此等候?他眼中一黯,运起还不怎么熟悉的轻功跑到市集里买了把纸伞;可等他再回到原处时,人不在,雨也停了。

于是他就拿着纸伞上路了。

他其实知道很多。

比如他知道山寺之战燕南飞其实早就藏在暗处,却没有从血玲珑手上救下孟长风;比如燕南飞明明有能力,却总是让人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比如他总是来迟一步,又比如他总是闪烁着目光……

可这些都不重要。

他边喝酒边流着泪,一旁的燕南飞一语不发。他知道男人想要什么,那东西再重要也不过是个死物罢了;可燕南飞不一样,若是他,若他要,只要他给得起的,他便给他。

月亮真好看啊,燕大哥。

第二天醒来,他沉默的摸了摸放在胸口小傀儡,脸上也不知道该摆出笑容还是愁怨。

燕大哥,你究竟是不是我的燕大哥?你今日若是……若是走了……

他看着始终不愿意转头的白衣人,口中的舌抵住唇齿,要说出的狠话却是一个字也蹦不出了。他落寞地垂下眼,望着地上难看的杂草出神,过了半晌才扯着唇呐呐地耷拉出我心悦于你几个字。

那声音实在小如蚊蝇,所以他想燕南飞定是没有听见的。不然男人怎么会走的那么急、那么快呢?

心比身体快,身体又比想法快。

他觉得雨好冷。

他从没觉得哪天的雨像今天这么冷过。

直觉让他细细的品味和描绘着燕南飞的每一寸角落,每一个动作。男人不曾松动过的眉峰、向来高束如今却散乱的黑发、一双星目下憔悴的黑眼袋和雨中难看的吓人脸色。

燕南飞走的每一步,都像是对他心底的一次拷问一样。他近乎迷茫的看着傅红雪和燕南飞惊艳绝伦的决斗,看着黑刀与蔷薇剑交互分合,看着燕南飞被傅红雪打败,看着他曾经崇拜和仰慕的人捂着肩膀一瘸一拐地想要离开这里。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太快了。

他双膝一软,重重地将自己嗑在了冰冷潮湿的地上。他嘴里撕心裂肺地叫着男人的名字,心中如同被人狠狠剜去了血淋淋的一块肉,眼睛也止不住涩意,朴簌簌地往下掉着泪珠。

燕南飞就正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合上了眼。

在他合上眼之前,他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施舍给他。

然后他也闭上了眼。不同的是他还能再次睁开。

他听见自己用十分冷静的声音要求傅红雪将燕南飞的尸体交给他处理。

他可不就是,唐门中最有天赋的人么。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