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荣誉羞辱着我,因为我背地里渴求它。

【本宣】燕南飞中心受向同本人宣+印调

太太的本……现在lof转一波 @白血重生 来来来

杀楚:






-基本信息-




【刊名】燕燕于飞


【原作】天涯明月刀ol


【主题】燕南飞受向中心


【配对】all燕


【性质】两人合志


【规格】A5小说本,特种纸封面带勒口


【字数】6w+


【价格】待定




-staff-




【封面题字】云梦泽 @云梦大泽 


【排版设计】 @衾雪 


【封面画手】唐饮水 @唐洗心 


【写手】杀楚、折丹 @折丹 


【校对】猫大老虎






-内容试阅-






【孔雀X燕南飞】花有信 by折丹




两人站在铁剑门中对峙,燕南飞不动,孔雀也不动。


最后却是孔雀先开口。


“你为什么还不走?”


“杀人的是燕南飞,为何是孔雀让燕南飞走?”


“因为杀人的可以是燕南飞,更可以是孔雀。”


“孔雀是燕南飞的朋友。”


“正因为孔雀是燕南飞的朋友。”


“你会死。”


“燕南飞留下来会死,孔雀留下来不会。”


“为什么孔雀可以活。”


“因为死的人是孔禽。”


“那孔雀又要如何逃出生天?”


“燕南飞会挖地道吗?”


“不会。”


“孔禽也不会。但孔雀会。”


“……”


“所以你为什么还不走?”


燕南飞沉默片刻,道,“我在地道尽头等你,如果你始终不出现,我给你赔命。”






【公子羽+蓝铮X燕南飞】恶花 by杀楚




公子羽动作一顿,钳着燕南飞下颌的手指无意间用了点力度,睫羽后一对黑得深不见底的眼珠却扫向蓝铮。


蓝铮冲他笑了一笑,一缕额发垂下来眼前,笑容更衬得他五官里有一种异域的别样之美。这来自云滇的五毒一手扶在燕南飞腰际,一手撑着榻将自己挨过去,眉目流动间那胸口腰侧的妖异纹身似乎是活了一般,都随着情欲蒸腾扭动起来,吐息里满是云滇密林的蜃气、陨星湖畔过盛的龙爪花。


红花与蔷薇岂非同样危险?


一个鳞茎有毒,一个花枝有刺。


刺梗在人心上,毒潜入五脏六腑,听起来竟一般合适。


可惜燕南飞却不这样觉得。


“蓝铮!”他恨声道。






【all燕+真唐真】有所思 by折丹




方渭崖并非不好相处之人。


也有友人,遍居五湖四海,也有知己,散落四河五洲。


他走过巴蜀去过云滇,曾登九仞也临海河,多年来故人零落,知交不在,终觉襄州云深,无情最好。


但常听有情者为情所累,而不听无情者如何,思来想去,也不知是无情太难求,还是得道多缄默。


多情兼与病相宜,还做少情人。方渭崖幼时多病,早已受够了羸弱滋味,少年下山行走江湖,经历孔雀翎与大悲赋两桩公案以后,更是心神倦怠,身心俱疲。


风波侵袭,实在厌倦了多情好事,他与笑道人不同,没有萦心挂念的人,就更加不愿再入江湖,只望山中隐逸。


襄州多山,以无涯峰最高。


无涯奇峰秀险,叠嶂起伏,方渭崖曾登顶而望,见其造化神秀颇得地气,又有山风料峭、云雾游走,远望更是一片濛濛雨滞的茫然山色,便在无涯峰筑居。


半山景致最好,上可寻万仞之巅,下可访苍山幽谷,他便在此处安身,不仅借山景筹措房屋布局,还在庭院里铺了一个小池,放了几块山石假景。


池中养些鱼荷水草,方渭崖有时坐在廊上看锦鲤甩尾在荷叶间穿梭,信手扔些饵料,闲见鱼儿争食,竟会有余生已矣的轻松。


他还在窗下按季候种了诸多花木。有玉兰生在窗下,其株禾高大,千干万蕊不叶而花,恍如玉树;有紫薇种在院角,树干洁净,其叶稠绿遮眼,其花浓红满堂;有幽兰,贞芳只暗持;有腊梅,白雪犹输香……一年四时花皆不同,观来澄澈而明丽。


此处实在清静,按理说该再养些野朋作伴,山居中却只有几尾锦鲤。


方渭崖当时年少行走江湖时,曾在山中听过鹤唳。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有凛然高雅之感。


后来他修葺山居时偶然回想起鹤唳之清越,便十分想养几只鹤,体味梅妻鹤子、物外风雅的自在闲适,但终究还是放弃了。


那时院中已经植好了梅树,新挪的树刚冒出一些绿芽,有不受欢迎的友人前来做客,十分不客气地霸占了树下的石桌,一人执着棋子自娱自乐。


饮茶闲谈时说起此事,被问及为何改变心意,方渭崖就用高僧传中“冲天之物,宁为耳目之玩乎”答之,心里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目光凝在墙角,那处蔷薇花好,妖娆盛艳。


他是不是想起了燕南飞?






【神刀少侠X燕南飞】蜃楼 by杀楚




岛民热情,又见解玄海量,便纷纷劝酒。解玄不知道喝了几碗,又尽数替燕南飞挡回去,再转头时视线已经有些模糊,火光迷蒙里见燕南飞正侧头听小葛说话,两人不知说了些什么,燕南飞竟笑起来,不经意间对上解玄视线。


这时有海风、潮声、篝火和酒水倾泄的响动,解玄在人群中隔着火光窥见燕南飞的眼睛,那笑意似乎还未来得及消退,好像一滴雨敲在银漏上,听残了一种使人心惊悸动荡的亡音一般,令解玄心中一慌。


他拨开欢聚的人群,牵起燕南飞,从这喧声鼎沸的地方离开,急着寻觅另一处所在。他们回到别苑二楼,四周无人,长长长的帷幔被放下来,偶尔有风鼓起幔帐,牵出一股欲要乘风而去的意趣来。


解玄将燕南飞推至榻边,他似是喝醉了,把脸埋在燕南飞颈间,俯下身紧紧揽住剑客瘦削的肩臂。


燕南飞身形清减不少,解玄下颌抵在他锁骨之间,感到一种突兀的痛。


相聚本来是人间的盛景,然而人的热情又能持续多久?好的景色总会凋零代谢,欢宴饮到极处时就徒生了愁怀与感慨。


燕南飞的手落在解玄肩上,他没有说话。


解玄靠过去亲吻剑客的下颌,趁着一点微微的醉意,把吐息均匀地洒在燕南飞衣襟里。剑客的眼珠是一种浅色的灰,他看着解玄,又好像透过解玄看着别人,但他并没有拒绝这个亲吻。




【傅红雪X燕南飞】钩霜 by杀楚




燕南飞愣了一愣,他有一些意外。


虽然他早知道傅红雪的朋友必然跟傅红雪一样,但他心里其实仍不愿意与路小佳和叶开交往。


他似乎总是这样,为了任务不得不接近少侠时,也只与少侠论交,少侠交游广泛,却不见燕南飞何时与唐青枫等人同行;一开始受公子羽之命约战傅红雪时,直到牵扯进孔雀翎和大悲赋一事,他也不愿意与傅红雪和叶开同行。


自孔雀死后,他好像一直觉得热闹都是别人的。


又或者说,倘若他不这样觉得、不这样去暗示自己,就实在难以忍受那种中秋月圆之夜,独自在京畿之巅喝酒的孤苦。


燕南飞垂下眼帘,“燕某给诸位添麻烦了。”


他说的是实话。纵然他已经快忘记说实话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这句确实是实话。


路小佳笑道:“麻烦倒不麻烦,我们这些人也好久未活动筋骨了,此番正好有点事做。”


叶开道:“燕南飞是傅红雪的朋友,那就是叶开的朋友。朋友之间,就不必说这么多了。”






说宣就宣……突然发宣.jpg


具体信息都在这里,大噶务必看清楚=w=


跟my @折丹 老师疯狂肝出来的本子!本来只想两个人自己收藏,不过有人要就一并印了。特种纸封面+估计可能有万一没有就是太穷了的局部uv工艺想二刷大概是不能够了。假如印调有三十本(醒醒)那么可能会有双封……有要的喷油来填个印调一起印啊,卖卖安利也是极好的。


印量调查地址:http://vote.weibo.com/poll/138242769


投印调前大噶一定要看目录和试阅哇!!!!燕受向涉及cp较多十分贵乱请一定谨慎考虑。毕竟买了本你再说我雷我也是不可能退货的……(喂
哦对了分级是r18。因为5篇里有3篇我都在疯狂飙车。

评论

热度(42)

  1. 疯子杀楚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我要买三本来收藏
  2. 迫死杀楚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的本……现在lof转一波 @白血重生 来来来
  3. 折丹杀楚 转载了此文字
    主打杀楚老师,我随刊附赠。朋友们一定要看试阅,一定要看,一定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