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你是不是要我把内脏呕给你看,你才相信我?

开膛手杰克x雅阁

证明自己还活着))ooc,瞎改了下结局

自我感觉是不虐的√

1.

像一只飞不起来的鸟。

杰克执刀的手微微一顿。他眯起眼睛注视着在肮脏的床上垂死挣扎的女人,看着她身上蔓延晕染开的鲜红血线,无可避免地回想起了多年前他第一次解剖活体动物的时候。脆弱的热源在他手中颤抖,因为害怕;他拿着小刀的手也在颤抖,可他却是因为难以抑制的存在感而动容。

于是他又在女人嘶哑的尖叫声中划下一刀。他几乎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感到片刻宁静。

他不太记得他第一次发病是什么时候了。他并不否认这一点,甚至还有丁点儿引以为豪。可他的导师却告诉他他是在做错事,还自以为是的想要治愈他?不,他根本什么都不懂——

当雅阁第一次问他衣服上的血迹是哪里来的时候,杰克告诉他自己不小心处理坏了一只兔子,事实是他把无辜的小动物虐待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而雅阁最后一次问他为什么这么晚回来时,他只是在昏黄的灯光下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若无其事的说起女孩妙曼的躯体。

杰克从来没有骗过雅阁。

他看了看女人逐渐迟滞的目光,将无意识挥舞的刀重重一按。他一只手摸了摸头套溅上的血液,一只手将女人的心脏扯了出来。

杰克想雅阁看着他。看看他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2.

男人的怀抱宽阔而温暖。

年幼的杰克忍不住想在他的怀里偷偷地抬头,像只懦弱的小狗偷看他的新主人似得瑟瑟发抖;过往的经历像石头一样重重压住他的脊背,有几个瞬间他觉得自己完全是蠢透了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但他还是把头抬起来了。

——仿佛有群星在绿色的湖泊中闪烁。

小杰克发誓他从未看到过如此惊艳的景色。他不安的内心突然就平静下来了,变得像一个来欣赏节目的旁观者。他看着男人的睫毛刷过眼睑,清冽的眸子消失又出现;看着男人尽力勉强自己柔和下脸颊,感受到他的胸口传来闷闷的振动。

他对小杰克说,一切都结束了。

可杰克却知道,一切不过才刚刚开始。

3.

强光从门口穿射进来,开膛手就直立在近门的背光处。他可以轻易地看到被囚禁在地的导师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可雅阁却只能狭起眼努力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明。

杰克的世界又开始晃动。于是他一把拉下脸上的头套,露出一张还带着些许青涩的脸庞。

雅阁又在呼唤他的名字。

杰克便走近这个可怜的男人,蹲下身用一双灰蓝的眼睛默然地看着他,让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混杂的感情;那炫人的绿宝石只是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秒,就如同被灼痛一般移开了视线。

杰克又摘下手套,用结着茧的手轻轻触碰着男人冒着胡茬的脸颊。他滑过雅阁下巴泛白隆起的旧伤,又将他惨白的嘴唇按压上血色,曲结的指头微微蹭过高挺的鼻梁,然后终于碰到柔软的睫毛和滚烫的眼睑。

杰克感到了眼球挪动时从指尖扩散到内心的……

内心的……悸动。

4.

雅阁睁开一只眼睛,看到了伊薇焦急和心疼的表情。

“雅阁,你没事吧?你……”

“不,伊薇,”雅阁伸手拂开了她想触碰他肿起的左眼睑的手:“你看……”

雅阁撑开另一只眼睛,灰蓝色的瞳孔在昏暗的灯光下泛起一股暗沉的血色。

【】

另外问下有人对我主页的刺客信条坑感兴趣的吗?没有我就真坑了??

评论(1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