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油炸杰克(试图发糖)


雅阁才刚上马车不久,就忽然想起什么似得又停了下来。他犹豫地望了望两边街道上的店面,然后敲了敲身后马车的玻璃,对坐在车厢里神情木讷的孩子挤挤眼睛,说道:

“在这儿等我一下,好吗?我马上回来。”话音还没落,雅阁已经下了车朝一个小巷子里拐去。

杰克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不过将双脚收到了坐垫上,抱住膝盖看着窗外有些灰暗的天空出神。

没一会儿,雅阁又从另一个角落飞奔回来了。这次他没有敲窗,而是直接打开了车门,冰凉的风直往杰克领子里钻。小孩子看出他的眉角拿着什么,只是他那时还不晓得那叫得意——如果这样的表情出现在别人脸上,杰克或许会觉得厌烦。可若是这个男人……

杰克没有伸手扯紧灌风的衣口,而是跟着笑了起来。

“出来坐坐吧?玻璃外的风景可比在箱子里看要有趣的多!”

杰克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的腐朽和不时飘过的食物的芬芳,点了点头。

雅阁将他揽在身边坐下,似乎这时才惊觉他身体的单薄似的,十分心疼地揉了揉杰克柔软的短发。他还是微微踌躇了一会儿,又用余光偷瞄了瞄男孩苍白而不甚开心的面容,才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问他吃不吃糖果。

杰克转动着黑白分明的双眼,一言不发地注视着他。

“好吧,”雅阁挑高了一边的眉,有些局促地将几颗糖塞进杰克手里。并不是特别精致的糖纸蹭痛了男孩手上还没有愈合的伤口,他忍不住缩了缩肩膀,最后还是没有躲避:“水果味儿的,如果你不喜欢,我这里还有奶味……嗯,不过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糖,会长蛀牙……我是说会牙痛,懂吗?但今天可以例外……”

“谢谢。”男孩的嗓音清亮而软糯,雅阁不知为何就闭了嘴。杰克将糖果拿在手里把玩着,橙黄色的纸张和周围灰暗的色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又将手松散地握住,透过指缝去看那糖纸,仿佛要确定那究竟是不是一道光一样。然后他才终于把包装纸拆开:一颗晶莹的绿色糖果躺在里面,香甜美好的样子让杰克不禁怔然。

“这个应该是橙子味的糖……嗯?绿色的?……大概是工人装错了吧。”雅阁望了望骤然阴沉的天,这才发现空中已经牵起了细细的银线。他自然地将自己的帽子摘下,扣在了男孩头上:“要不要换一个?我可是什么口味都有哦!”

帽子还带着男人的余温。

杰克诧异地看了雅阁一眼,似乎并没有理解;但他语气中的炫耀却仍是让男孩回了个小巧的笑容给他。杰克轻轻朝他摇了摇头,将糖扒拉进嘴里,嘎嘣嘎嘣地咬着,眨着眼睛说好甜。

雅阁却噗的笑出声,压了压男孩头上不合码的帽子,只怕他真的把牙给崩坏。

“这个糖是要含着吃的。你这样嚼,指不定哪天就变成了没牙的小老头!”他亲昵地捏了捏杰克的鼻子,又从怀中掏出一个装着颜色不一的糖果的罐子来:“拜师礼之一!其他东西,等我们去了印度我再给你,嗯?”

杰克惊奇地盯着他。觉得他仿佛会变戏法一样。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他眼底不禁也带上了期待,那种像一个真正的寻常孩子一样的迫不及待。

“等我再带你在英国转转以后。你不知道吧?但我猜你肯定也想走之前站在全英最高的地方看日出日落、俯视一番,对不对?——然后我们会像鸟儿一样从上面飞跃而下——并且不受一丝损害,仿佛你本就会飞翔一样……”

杰克看着眉飞色舞的雅阁,眼中也逐渐染上了神往的颜色。

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想过未来。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