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你是不是要我把内脏呕给你看,你才相信我?

朋友要的新旧剑cp。。。ooc严重,私设颇多,没怎么注意原著啊设定啊之类的。。。总之慎入
里面有刺客信条,中国神话之类的,黑saber出没
【1】
“saber,不要过来!”远坂凛在圣杯所化的臃肿肉块间艰难地喘息着。她感到自己的力气与魔力都在飞速流逝,这种无力的感觉仿佛空气中被缓缓抽出着氧分般让人倍感压迫和难受。她的四肢灌了铅般沉重,脑子混成一片浆糊。她扭头看了看身边昏迷不醒的间桐慎二,犹豫良久,却只还是轻叹了一口气。
难道今天就要和这种家伙死在一起吗?
远坂凛眯起双眼,有一种杂乱的声音压抑不住地从她内心响起。各种各自为政的情绪吵的她几乎无法思考。一个声音叫她放弃挣扎,另一个声音却督促她不要放弃。她凝视着手上鲜艳的令咒,心中竟开始埋怨起saber来。
如果Archer还在的话……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saber在黑泥外焦急地踱着步,周边隐约环绕的“此世之恶”仅仅只是嗅到便分外痛苦。她勇敢地、试探着地塔上了黑泥,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后不禁面上一喜:“凛,我马上就来救你了!”
咦……手好痛……
远坂凛突然从反常的恍惚中清醒过来。她狠狠甩了下头,才把视线移至自己的手背——原来令咒此刻正被某种黑糊状的东西侵蚀着!
saber?
远坂凛的脑海嗡的空白了一瞬,随即反应极快地用出了还剩下的两个完好的令咒。
毁灭圣杯!保持清醒!
已经被黑泥渐渐完全浸泡的saber,在令咒的作用下好似没有一点回音。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打斗的卫宫士郎和远坂凛手上又重新出现了一个崭新的令咒!而远坂凛这才从巨大的惶恐和无助中走出来,转而变成一种不可置信的态度。她眼神却重新变得坚定。她从自己身上摸出仅有的几颗漂亮宝石,微微抿起了唇。
圣杯战争因为不知名的原因……重启了。

卫宫士郎一脸冷(meng)静(bi)地看着被圣杯吞了又吐出来的吉尔伽美什。
“唔……大哥哥,有事吗?”幼齿版金闪闪眨巴着大眼睛,显得十分无辜。
“……??”
「master……你他妈倒是给点魔啊……」爱尔兰光之子躺在地下室冰冷的地面上,捂着自己被破了口洞的胸口。
“??!?”更加不明状况的卫宫·lanser的master·士郎。

「试问……汝是吾之master么……」
花店的女孩呆滞的望着金发胄甲的清俊骑士王。
“试问……诸位准备好迎接吾的到来了么……”
远坂凛震惊的看着从黑泥中脱出的阿尔托莉亚。
「吾为七大职介之一,saber。」
“吾为规则修订之职介,hunter。”
猎杀游戏,即将开始。

“真是没有想到,我竟然有缘和自己的先祖见面。”轻佻的意大利着装男子看着白色兜帽下与自己似乎连疤痕都一摸一样的人,面带微笑地对着阴影说到:“谢谢你哦,master……”
房间中昏暗的灯光,照耀在阴影之外的一缕银灰上。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