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你是不是要我把内脏呕给你看,你才相信我?

这是下一段。。。目前的进度就是到这里了,妹砸是原创人物,汪酱和红A是cp
【2】
“什……什么?圣杯?”花店的女孩被突然出现的骑士王吓的一下子瘫坐在地上。随后她瞪着眼不可置信的望着所谓saber年轻俊朗的面容——银色的轻甲将青年衬得精神极了——可这完全无法缓解她的疑惑。女孩嘴里不禁喃喃道:“圣杯战争……早该结束了啊?”
“吾再问一遍,汝是吾之master吗?”金发青年好脾气笑笑:“至于圣杯的事情,我们可以晚些再说。”
“……”女孩张了张口,话滚到了唇边。但她最终只是死咬着嘴唇,磕磕绊绊地回答道:“既然这里也没有别人的话……那么我大概就是你的master吧?”
“我叫曲目英,初次见面,请多指教了。”

“就是你这家伙召唤了我啊?”身着红绿色中式荷花装的精致小孩子一脸高傲地俯视着神父,“本将的祭品呢?”
……嗯?
有些呆滞的言峰绮礼闻言眨眨眼睛,捏了捏自己的双手又碰了碰自己胸口,一脸懵逼地再在原地转了个圈。
……还活着着啊?自己。
“你这个鱼唇的凡人,到底有没有在听本将索缩话!”
“……那个,话虽是如此,”言峰终于反应过来似的看向小孩子:“小妹妹,你能从神像上先下来吗?”
“……”小娃娃眯了眯眼,伸手扯住了身上缠绕的红绫:“你眼瘸吗?”
“本将活了不知几千年,还没人敢当面说本将像女的呢!”
除了那只凑碧瑶脸的猴砸。

“所以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卫宫士郎一脸崩溃地看着正对着自己眨巴眨巴眼睛卖萌的、疑似缩水后的吉尔伽美什,震惊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原来那个高傲的金闪闪小时候这么可爱?不不这不是重点……
为什么被黑洞吞的金闪闪会被吐出来还变成了小孩子啊!!
“大哥哥,就是你把我召唤出来的吗?”幼齿版金闪闪奶声奶气地问道:“那么,你要对我负责喔!”
负责个鬼啊!明明是大人版的你把自己搞成这样的,为什么要我来负责?!
“……等一下!这么说的话,”卫宫士郎急中生智:“如果是我召唤了你的话,我身上应该有契约才对吧!”
“但是我并……”没有啊……
金发正太一脸天真地将自己划出血的手从卫宫士郎的手臂上收回,淡红色的魔法阵在上面闪烁着。然后他诚恳无比地问道:
“诶?刚刚大哥哥说了什么吗?”
“……没什么。”
在旁边当风景的红A成功面瘫。他抽了抽嘴角,忍住想砍圣杯的冲动,冲卫宫士郎喊道:“喂!你手上现在还有没有咒印?”
“啊?”卫宫士郎下意识看向了自己的右手背,被他忘记了半章的鲜红的咒印乖巧地躺在上面:“诶!?”
哪里来的野生咒印??
圣杯:呵呵。
红A: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些想笑。
幼闪:诶?居然有人和我抢长期饭票?括弧笑
【master……】
“啊咧?这个声音不是lanser吗?”卫宫士郎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我什么时候和他签订了契约??”
我是谁?我在哪??@
【虽然说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库丘林有气无力的声音在卫宫士郎心里响起:【但是master啊……本大爷现在心口破着洞呢。能供点魔不?】
“……供魔?但是,我根本没魔啊?”
看不下去的红A利落地翻了个白眼,接住话茬道:“我好像和凛重新签订契约了。”
“既然你们还仍然是盟友,趁着凛还有点魔,我就勉为其难地去救救那只大狗吧。”
不不他为什么要主动答应去救lanser??
红A一面沉思着,一面走向了地下室。
然后忽然老脸一红。
补魔……似乎……要……
亲来着!!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