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荣誉羞辱着我,因为我背地里渴求它。

一篇联文

@路易 说好的我写了你接,赖账就Jack伺候。
据说会有车。不过可能不好吃。
这是油炸部分,她非要写罗斯

(ooc标注)

1.
  让我们把时间拨到雅各还未和罗斯遇上之前吧。这是风和日丽的一天,毫不见伦敦的阴雨缠绵和总是灰暗的天空:鸟儿在还算新鲜的空气中清晰地歌唱着,行人的说笑声从远处隐隐约约地传来;万物都散发着美好的气息。总之天气晴朗极了,温暖的阳光从最高处洒下来,金色的光柔和地描摹着正在熟睡的雅各的面颊。

  浅眠的男人动了动眼皮,眼球在下面轱辘转了一圈。接着他不禁懒散地呢喃了一句:

  “难道今天上帝都不休息的吗?”

  今天他还需要做什么来着?他狭开眼睛,迎着有些刺目的阳光漫不经心地想着。帮派那边的刺头和其他地区的老大全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伊薇那边也没什么特别的事——他听着外面吵闹的机械和马蹄凌乱的声音,突然发现好像全世界就只有他在休息一样,别人总是在忙碌。

  该搞点乱子了。雅各从沙发上直起身,勾起唇角对自己绅士地假笑了一下。

  ——然而事实是,雅各本来想去地下拳场揍人玩儿的,但是他看了一眼好不容易明媚的天气便遗憾地打消了自己的想法——这种天气和这样的时间那地方多半没什么人吧。不过先声明,他不是一个喜欢戏剧的人,也根本听不懂那在讲些什么玩意——但是他就是坐在了阿兰布拉宫的柔软座椅上,且绝不承认自己是在找乐子的途中迷了路。
 
  “只是换个地方补眠……”他说着,忽然侧头看到楼上观众席里的一个男人正在盯着他看。那是一种让他相当不自在的眼神。雅各不明所以地送了对方一个挑眉,接着便把自己缩在座椅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