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你是不是要我把内脏呕给你看,你才相信我?

狗哥生贺

据说很甜。友情向……吧
很傻,狗哥和des、Alex、戴尔辛是朋友关系 @路易
哼老兔崽子我也写完了

(狗哥生日快乐!!您是最sao(划掉)帅的!)

  艾登是被吓醒的。不仅是因为他做了又一个噩梦,还因为醒来之后他没在自己的身上、床底、鞋下、老鼠洞里等安全屋中任何地方找到任何能通电的产品——包括他总共只用了两次的电动剃须刀都被人洗劫一空。

  发生了什么事?他一边检查着被暴力拔掉的电脑端口残留的不明粘稠液体,一边想着梦中约迪尔穿紫色小热裙跳着舞向他抛媚眼的模样——

  “不,专心点!”艾登试图将对方长满腿毛的大长腿从自己的脑仁中删除。约迪尔才不会穿小热裙!他明明就比较适合红色蓬蓬裙,腿上穿着黑丝踩着高跟;而那个闷骚的病毒显然应该穿超短裙……

  等会……粘稠的液体……

  “槽,Alex!”他嫌恶地甩了甩手指上散发着怪味的液体,然后火冒三丈:“该死,他以为他在干什么!这些玩意儿要是坏了卖了他都赔不起!”

  可他又是怎么悄无声息地进来的呢?艾登脑子里闪过一个嘴上有疤的男人,但他完全不相信那个老实人会做出这种事情;接着他打开了锁芯完好的大门,意料之中地在对面的墙上看见了一个粉红色霓虹的标识:上面向左画着一个箭头,写着“THIS WAY!!”

  毫无疑问,这么gay的颜色只有戴尔辛才会用。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艾登在原地磨了磨牙,犹豫片刻便抄起一根钢棍向箭头所指怒气冲冲地走去。

  #是什么给了你我并不生气的错觉#

 
  “他要来了吗?”戴尔辛在黑暗中点起了一团骚气的粉红色,并戳了戳戴斯蒙德的胳膊肘:“你说他知道了这件事真的不会揍我们吗?”

  “他揍得了吗?还有能拜托你别用这么gay的颜色好吗?它们在鹰眼里特别辣眼睛。”

  “我这不是暗示他吗!”戴尔辛扁了扁嘴把霓虹熄了。戴斯蒙德摸黑拿起一个棍棒模样的东西悄悄蹲在了屋子大门旁边。“你快看到他了吗,Des?我真的迫不及待了!”

  “我槽,我看到他了!红色的!”戴斯蒙德有点方张:“Alex我觉得换你来这边比较好……”

  “安静点,你们两个!”在头顶房梁上的病毒不耐烦地吼道:“他敢发疯我就把他的脑袋拧下来!我几乎可以闻到他身上儿童草莓沐浴露的味道了。”

  “……”

  场面一直凝固到外面响起了重重的拍门声。门口的戴斯蒙德和戴尔辛紧绷了身形,像准备进攻的豹子一样。Alex从上面垂下几根触手,在开门的同时把电灯打开了。

  “Happy birthday,Aiden!”艾登躲开了戴斯蒙德差点撞到他鼻子上的礼花筒,接着就被里面彩色的礼花糊了一脸。Alex眼疾手快地将他手中的钢管拽下来扔到一边。接着艾登差点被戴尔辛一个熊抱压地摔到地上。

  “这是我们给你准备的礼物!”戴尔辛强行扒拉着艾登往里走,以便于让他看清里面的东西:“你的设备都在这里!我还给你换了个色儿,Alex还特意吃(划掉)找了个程序猿把你的系统全部升级了!(我们还准备了小礼物)是不是很惊喜啊~”

  艾登看着被喷成粉色的设备,突然没勇气打开三人递过来的奇形怪状的礼物了。

  “你看这是Alex给你烤的蛋糕,还有Des准备的饮料……”

  “那什么、Aiden你不用喜极而泣吧……喂,有没有人来控制一下场面啊……”

  后面的Alex抄起爪子就要过来。

【以后都不用写狗哥生贺啦可喜可贺(开玩笑的)】

  狗哥:你们怕是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绝望:)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