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荣誉羞辱着我,因为我背地里渴求它。

Cry Wolf

亚瑟王:斗兽争霸同人,一发完结……吧

cp:叔侄,攻受无差(反正没有车),但站亚瑟受:)

#Vortigern中心#有私设注意

  当Uther叫住他的时候,他正对着湖中漂浮的花瓣投以微妙的注视。清澈得透明的湖泊倒映着六月的艳阳和干净的晴空,一些燕子贴着水面快速地飞向了远方。镜面似反射出的光斑遮盖住了倒影中的他的脸;但他可以清楚地看到身后戴着王冠的人脸上的笑容,还有他手上牵着的金发小孩好奇的窥视。

  “我的小子,”中年人将Arthur朝Vortigern面前推了推:“叫叔叔呀!”

  Vortigern闻声,有些迟缓地将头转了过来。他无意识地婆娑着手指上略微扎人的戒指,凝视了在Uther面前不远处忸怩的孩子一会儿后,象征性地扯起了僵硬的微笑,然后不自然地蹲下身与其平视。

  “怎么了,孩子?你害怕我吗?”他的笑容很快便难以保持了。他皱着眉思索了一下,有些犹豫地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镶着黄金的蓝宝石项链:“喜欢它吗?”

  小崽子抬头,蓝汪汪的眼睛随着项链的移动而移动。

  “想要得到它,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于是Arthur又低下头,垂着小脸开始考虑。Vortigern耐心地等待着。

  “……叔叔,”他最终还是小声地软糯道:“He...halo(圣光)...”

  halo.

  “哦,我的兄弟!小亚瑟只是还有点说不清楚……”

  圣光……谁是谁的圣光?

  “我不知道什么亚瑟,先生。你搞错人了!”

  小骗子……

  Vortigern俯下身子去看那个总是鼻青脸肿的少年。流落在外的时光让他学坏了,他像个真正的市井混混一样粗鲁地瞪着眼吐出口中的血沫。他脸上的表情让人想起森林里被父母抛弃的幼兽:对每一个人龇牙咧嘴,对每一个人虚张声势。

  可是……可是……

  一条散发着荧光的金项链因男孩凌乱的衣领而显现,衬着白皙的皮囊甚是抢眼。Vortigern拽着链子将这个小混混从地上扯了起来,对着对方憋红的俊脸和小动物似得挣扎发问道:“你是从哪里得来这个的?”

  “这、这是我偷的!大人,我可买……咳咳……买不起这样精贵的玩意儿!”

  小骗子,你以为我是怎么找到你的?

  “……”Vortigern闭上了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那你可看走眼了。这金项链其实是染了色的响尾蛇,华丽的蓝宝石是施了魔法的毒蝎子。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能轻易地取走你的性命。”

  你的父亲不曾让你丢掉它吗?

  那小子惊恐地看着在自己脖子上待了几年的项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化作毒物顺着国王的手臂溜走。而国王也僵硬着微笑,一如当年哄着Arthur叫他叔叔的模样。

  他再次从怀中摸出那条变回原样的项链,问:

  “现在,你还想要它吗?”

  连Vortigern也不知道,他为何要屡次三番地放过这个以后可以使他丧命的小崽子;就像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看见Arthur难过的表情,自己的心口也会偷偷抽搐一样。

  你一定是给我下咒了。他将项链整理好放在盒子里,抬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宫殿,又将它从盒子里拿了出来。

  这不合理,我的侄子……

  在他拿着王冠注视着Arthur从昏睡中醒来时,他其实是在衡量着两者之间的重量。最后他拿着王冠离开了大牢,因为他看见了年轻人眼睑之下无意间流露出的野心——那也叫控制欲。

  离了权利,我要拿什么困住我的小野兽呢?

  Vortigern早在明白自己的念想之时,就明白自己死期将至。他曾以为残酷的手段会让他忘记魂牵梦绕的蓝眼睛,但对方的反击却让他正视了这种荒谬的感觉。

  Vortigern挺直着身体被亚瑟王击倒在石台上。他剧烈地喘息着,分不清自己身上究竟流的是血,还是假装成血的泪。

  他知道自己罪有应得,他知道自己承受不起挚爱之人的轻轻一吻。那小子对他说感谢你……哈!那和说我爱你有什么区别?

  这是你应得的……应得的……

  可Vortigern呀,你亲手塑造出了这个让你痴迷的侄子,但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你却永远看不到了;为他加冕的是另一个人,与他并肩作战的是另一个人,连与他嬉笑怒骂、相亲相爱的也是另一个人……!

  Vortigern呀,你得到了什么?

  他挣扎从衣领中扯出一根项链,手上的血污脏了漂亮的色泽。可管他呢?他现在已经放弃思考了。

  “是我……骗你的……”

  谎言啊……都是你一手哄骗的谎言……

  将死者脸上的表情,一如从前难看的微笑。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