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你是不是要我把内脏呕给你看,你才相信我?

图侵删。我实在找不到直接发文字的方法(你就当我傻吧
应朋友的要求撸的小短篇,对叛变的ac3都不太了解所以强行ooc,另外朋友是个直男,说要看雪姨和海参纯友情向的,我已经尽力了。。。

part1

谢伊出任务的时候遇到了海瑟姆,得知同路后他便打算捎大团长一程。
“您去那里做什么?”谢伊站在甲板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背对着他的海瑟姆——那个三角帽看起来有点旧了,不知道大团长是怎么保证在出任务的途中不弄丢它的。
“只是见几个老朋友。”
“但是我听说那里最近不太安宁,到处都是刺客的走狗……”
“危险何时何地都会有的。它不会因为你长的好看就不来找你。”
哦,好吧。在问下去估计大团长又要开始讲故事模式了。
“我明白了。”
——但有些事情并不是“我明白了”就可以解决的。比如说,那个让谢伊超在意的三角帽和三角帽下面的小辫子。
“我记得仓库里有个新的来着……”谢伊嘀咕了句,视线就像被磁铁吸引一样牢牢地粘在大团长的帽子上。他当然知道这很失礼,但仿佛跟他告别了几十年的、当初小混混般的叛逆又回到自己身上般,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等他看见大团长转过那张死鱼(英俊的)一样的脸时,他居然慌忙的想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自己手上的三角帽藏在背后。
蠢毙了!谢伊,你在干什么?!
谢伊在自己的心中疯狂呐喊,手里拽着帽子不知所措。
“大团长,我……”
“我觉得应该有人教过你什么是礼仪,寇马克先生。”
“我,我只是想给您送个礼物。”谢伊尴尬的解释道:“毕竟您的帽子看起来很旧了……”
不不不不谢伊你在说什么?你居然在讽刺大团长的帽子旧??
“呃,总之……”谢伊用他毕生最快的速度冲到仓库把那顶新帽子拿了出来:它看起来卖相还不错,至少上面的礼盒包装没有在船只颠簸的途中被挤坏。“希望您能够喜欢。”
海瑟姆面无表情。
因为这并不能解释谢伊为什么突然把他的旧帽子给那下来。
“……Well,”海瑟姆低下头接过礼盒,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么作为回礼,有空我请你去我家吃饭吧。”
“好的,大团长。”
接上来的航程就是谢伊一脸满足地看着海瑟姆脑后的小辫子,大团长抱着礼品盒眺望远方。
谢伊那天仍未知道被仰望星空支配的恐惧。
tbc——

评论(1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