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荣誉羞辱着我,因为我背地里渴求它。

爷爷的性转【小短篇】

2.
性转爷爷依然ooc,另外小海森出场_(:з」∠)_

这时,门被有节奏地敲了起来:那音节轻巧而跳跃,包含着礼节性的停顿。

“父亲?”海尔森在门外叫到:“发生了什么事吗?”

爱德华不太确定自己要不要回答,但反正他是绝不会开门的——如果他要回答的话,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他现在的声音又太奇怪了。

“我能进来吗,父亲?”

“……”

爱德华使劲地抓了抓头发。他有些烦躁地扫视着房间里的装饰,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床上的棉被上。于是他蹬地一下上了床,犹豫了没多久,还是捏着嗓子回答道:“不了,海尔森。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他一边说着,一边试图将陌生的身体塞到被子里藏起来。但是他完全不能适应这样的身体,手忙脚乱了好一阵,平日中服帖的衣服现在却差点把他困起来。门口也安静了好一阵:海尔森一向是个听话的孩子,有时候……

“父亲,”爱德华一愣,下意识向窗户望去:只见他的孩子用两只小手扒着窗栏,天真又无辜地歪着脑袋:“你感觉还好吗?”

有时候,海尔森只是求知欲太重了。

“什么?”海尔森从窗户翻了进来,一路小跑地撞在了爱德华怀里。爱德华有些不可置信:“你知道什么?”

“一个女巫,”小孩子眼中星星点点闪着亮光,小脸红扑扑地欢呼道:“她没有骗我!魔酒生效了!”

“这真是太神奇了!爸爸,做女人的感觉怎么样?”

爱德华:不怎么样。滚起来给我解释清楚。

关于海参敲门那段请自动带入冰雪姬缘里妹妹敲姐姐门的那一段(并不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