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死

荣誉羞辱着我,因为我背地里渴求它。

花吐症。。。(番茄意面)

嗯。。。有毒的短篇,据说很甜。ooc注意。

  艾吉奥最近有一点不舒服——就是那种贼不想出任务的不舒服。他开始厌食,整日整日的没精打采,半死不活地爬上鸟瞰点只为享受一个安静且祥和的日光浴——

  他的喉咙痒的发疼,心口还闷闷地堵的慌:于是他便猜自己是想说什么。在这种明显是生病的情况下,他本该去找医生。然而在他半路因多日稀少的睡眠而混混噩噩地撞上一个花台后,当年轻人揉着泛红的额角注视着飞来飞去的蛾子良久——不知怎的,艾吉奥却鬼使神差地拐向了画家的工作室。

  “莱昂,”他将受伤的头靠在门上,一方面期待冰凉的触感能缓解自己大脑的热度,一方面神情疲惫却又急促地敲打着吱呀作响的木门:“是我,艾吉奥。……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他从别处听到过某个传说,但他不知道事情是否真的是他所想的那样;无论如何,他带来的消息他的老友也总是笑纳。

  “啊,我的朋友!”满身颜料的画师拉开门后先是给了年轻人一个大大的拥抱,接着用含着活力而热情的湛蓝双眸友善地打量了下他:“看看你,多么风尘仆仆啊!快进来休整下吧。”

  “我想给你看一样东西,”年轻人咧了咧嘴,向莱昂纳多微微摇了摇头:“请你一定要看仔细。”

  艾吉奥郑重地按着画师的肩,清澈的棕色眼睛直直地望向一片汪洋之中——没多久他便溃不成军。他承受不住般轻咳一声,脸色微红地转移了视线。接着年轻人不复刚才的气势,只是嗫嚅着小声说道:

  “莱昂……我、我喜欢你……”

  莱昂纳多有些怔然。他看着艾吉奥红着脸从嘴里冒出来的玫瑰——他觉得年轻人肯定是流血了——这让他一时觉得有些好笑。

  “你不必这样,”画师自然地用嘴咬走了艾吉奥口含的小花,在对方震惊的眼神中舔冰淇淋一样舔了一下他泛着血丝的唇瓣,并且顺理成章地利用身高优势将艾吉奥压在了门板上:“我对你也有同样的感觉。你那么久不回应我,我还以为我那么多暗示都白做了呢!但现在一切都好了——哦,我亲爱的!我们马上去结婚吧!”

  “……莱昂你冷静点,男人之间还不能结婚……”

  被画师整个按住往里扯的艾吉奥垂死挣扎地抱住门柱,觉得今天一定不能善始善终。

【大番茄以为挨揍是特意含着玫瑰讨好他所以还等什么娶娶娶!!】

评论(1)

热度(17)